在今年9月末曝出接近6亿元的存货“不翼而飞”之后,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浪奇”)一直处于暴风眼中。

  近三个月,深交所和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分别对广州浪奇的信披等问题“祭出”了关注函、监管函和警示函。广州浪奇原董事长傅勇国在今年11月初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至今未公开调查结果,又给市场留下了极大的悬念。

  与此同时,广州浪奇“身负”多起诉讼及仲裁案,累计涉案金额已超6亿元。近日,法院裁定恢复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与该公司之间仲裁裁决的执行,这意味着广州浪奇需支付迟延货款约7100万元。对于今年前三季度累计巨亏11.7亿元、逾期债务达7亿元的广州浪奇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广州浪奇商票违约,合计3.9亿多元

  有证券维权律师对新浪法问指出,根据深交所的监管函所披露的违规事项以及早前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等材料,广州浪奇和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违法违规涉及的金额较大,情节也较为严重,后续有较大可能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甚至给予行政处罚。他建议受损投资者做索赔预登记。

  广州浪奇信披“四宗罪” 被指误导投资者决策

  根据深交所12月10日对广州浪奇发出的监管函,经查,该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存在四项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其中包括,广州浪奇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违约情况。广州浪奇在2020年3月、8月、9月出现部分商业承兑汇票、应付保理款逾期的情形,截至9月24日,债务逾期合计10笔,金额3.95亿元。但公司直至9月25日才对上述债务逾期情况作出披露,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

广州浪奇商票违约,合计3.9亿多元

  其次,未及时充分披露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广州浪奇在知悉辉丰公司回函否认与公司签订过存储合同、确认辉丰仓没有公司存储货物,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否认保管、运输过公司货物,相关存货存在重大风险的情况下,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未充分揭示相关风险。公司迟至 9 月 28 日才披露公司合作的两家第三方仓库均否认保管公司储存的货物,存货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

  同时,广州浪奇未及时披露收到土地移交确认书。广州浪奇于10月29日取得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移交确认书》,但公司直至11月14日披露上述信息,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经公司初步测算,这笔土地补偿款项将产生税前利润约22.47亿元。且广州浪奇对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且对公司利润影响重大,对投资者决策产生一定误导。

  监管函还指出,该公司董事长赵璧秋、总经理钟炼军、财务总监李艳媚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公司董事会秘书谭晓鹏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

  同一日,深交所还对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出监管函。监管函指出,作为广州浪奇聘请的审计机构,该公司在执业过程中对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依据的核查过程未能保持应有的执业审慎,进而未能充分勤勉尽责。

  律师认为广州浪奇后续被立案调查可能性较大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对新浪法问表示,根据12月10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对广州浪奇出具的监管函,公司和相关责任人员明显涉嫌多项信披违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虚假陈述司法解释,一旦证监会对广州浪奇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立案调查并作出行政处罚,受损投资者可以依法起诉广州浪奇等被告索赔。

  “此外,我们注意到年审机构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收到监管函,如果该会计师事务所今后也被证监会立案并处罚,则投资者在起诉上市公司索赔的同时,可将其列为共同被告,要求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他指出。

  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律师对新浪法问指出,由于深交所的监管函不属于行政处罚决定,受损投资者目前尚不能起诉索赔。但是,根据深交所的监管函所披露的违规事项以及早前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等材料,广州浪奇和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违法违规涉及的金额较大,情节也较为严重,后续有较大可能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甚至给予行政处罚。

  他进一步表示,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规定,如果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本法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或是信息披露义务人报送的报告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信息披露义务人以及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能会被给予警告,并处以不同金额的罚款。

  针对投资者维权问题,刘国华律师表示,2020年9月27日前买入广州浪奇股票,并在2020年9月2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自行密切关注事态进展或者在专业维权律师处做索赔预登记。

  巨额土地补偿款部分已被冻结 难抵业绩“黑洞”

  前文提到的巨额土地补偿款曾经给广州浪奇的股价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但就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来看,补偿款或难以挽救广州浪奇的颓势。

  广州浪奇最新关于土地补偿款的公告显示,截止今年12月4日,该公司已收到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的前三期土地补偿款和部分第四期土地补偿款及奖励金共计约19.34亿元。

  但是,由于该公司在中信银行的一般结算户账户前期已被申请冻结,因此本次该账户收到的 2.52亿元补偿款项资金因转入受冻结账户而处于受限状态。根据广州浪奇初步核查,该账户主要因为公司与中冶公司、保华公司之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以及公司与广州丰盈安投资有限公司之企业借贷纠纷案而被相关法院申请冻结。

  同时,鉴于广州浪奇当前面临的债务逾期、诉讼等风险事项,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已被冻结,不排除后续存在其他银行账户或公司资产被继续冻结的情况发生。

  根据广州浪奇今年三季度财报,该公司前三季度累计亏损额达11.70亿元,同比降幅2878.65%;营收53.42亿元,同比降幅47.81%;截至报告期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7.26亿元,同比下降61.96%。

  此外,该公司近期公告显示,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2020年11月17日,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截至 2020年12 月7日,公司及子公司被冻结的银行账户22个,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79亿元。

  若未来引发大规模的投资者维权诉讼,已经“千疮百孔”的广州浪奇是否还能挺过去,将是一个巨大的问号。